/咸鱼一条/只有脑洞没有笔力/产出速度缓慢且质量辣鸡/墙头多且杂并呈不断增加状态/高中住校狗出现时间只有随缘/

【齐屠】梅雨季



-
三十六岁的屠小意回想起来,还是高中的记忆最为清晰。
十七岁的屠小意鲜活地立在那里,是恣意张扬的少年模样。

-
十七岁的梅雨季有很多故事。
齐景轩在梅雨季伊始时候离开,奔向他的蓝天。
于是屠小意在那晚洒下的眼泪,和留在自行车辙下的不甘,也只得随飞机扬起的尘灰散去,寻不见踪迹。
齐景轩没能在那个路灯昏黄的夜里找到屠小意。
屠小意也没有去送齐景轩离开。
十七岁莫须有的误会也没能解开。

文艺汇演那天的雨很大。
屠小意骑着自行车冲到大礼堂,却没有勇气走过去,为姚哲恬撑起伞。
兰汐的地形太过弯弯绕绕,等他找到她的时候,两人都已淋得湿透。
屠小意的台灯闪着一点微弱的光。
姚哲恬的杂志间掉出一张湿漉漉的纸,浸了黄的橙的颜料。
“这是什么?”“可能是杂志附送的吧,都被浸湿了,看不清了。”
“没有用了,扔掉吧。”
亲手扔掉自己的画的时候,屠小意没有什么感觉。
他在青春里真心实意的喜欢,大概也随着画纸上的颜料,一起被冲掉了。

“齐景轩给你留了东西。”
屠小意看着照片,夕阳打在少男少女身上。
也就大半年前的事情。屠小意却觉得,那些平静安详的日子已经太过久远,久到尘封进记忆的角落里。
身旁人来来去去,而他也终于要从这里离开。
窗外是久违的暖阳,兰汐的梅雨季已经结束了。
他的年少,也终于随着十七岁的梅雨季过去了。
屠小意把照片翻到背面,是熟悉的字迹。
记忆的阀门在这时突然泄了洪。
他记得是齐景轩咔嚓按下的快门,伴着金色的夕阳。
他想起姚哲恬说,那些杂志都是齐景轩拿来的。
都是。都是齐景轩。

《昨日青空》最后几页的色调明显比之前暗很多。
是梅雨季。
梅雨季里没有一个身材高大,鼻梁挺拔的少年。
齐景轩走的时候梅雨季刚刚开始。
于是他走后兰汐便总是阴雨连绵。
而屠小意踏着高低不平的石板砖,被雨从头浇到尾。
好冷。

那一日阳光明媚,有个少年从车头奔到车尾。
可是小山坡上没有一个穿蓝白条T恤不拉校服拉链的少年。
他没能追上。他甚至没能再看清他的脸。
于是天空黯淡下来。

-
“遗憾是片青春的书签,夹在了最痛的那一页。”
三十六岁的屠小意始终不知道,他的遗憾究竟是姚哲恬,还是齐景轩。

他看见窗外金色的阳光。
这个时节梅雨季早已过去。
可是屠小意十七岁的梅雨季没有。
也不会过去了。

End.
————————————————————————
昨天看了昨日青空就真的好想写😭
对不起我有罪我写虐_(:з」∠)_
可是遗憾也是一种美啊
我一定会写一个HE的相信我!!!

评论
热度(12)

© 墨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