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一条/只有脑洞没有笔力/产出速度缓慢且质量辣鸡/墙头多且杂并呈不断增加状态/高中住校狗出现时间只有随缘/

【恺彦】归程


*ooc严重 bug算我的 没有文笔 文不对题
*带一点点胖雨
*一个草率的生贺(也许以后有时间了再改改?)
*非常烂俗 而且越写越烂越写越烂
*圈地自萌 勿上升真人

1.
周恺不太咀嚼得清楚自己到底对赵钊彦是什么感情。
此时他正坐在飞机上望着窗外东方翻起鱼肚白。
也就是一个院子里的邻居,一起长大,他大些便一直被嘱咐要照顾弟弟而已。
是吗?
他转而又想起他告诉赵钊彦自己要出国读高中时他的神情。
他一直觉得小孩儿是不会掩盖自己情绪的,高兴不高兴都明着写在脸上。
可是那个时候赵钊彦好像也没什么表情,只是开口的时候声音颤抖了一下。
“那,恺哥你加油啊。”
心尖好像被烫过,有些灼人地疼。
飞机缓缓降落,周恺站起来,跟着拥挤的人流走出了通道。
想想还是掏出手机,发了几条消息报平安。
给父母的,给几个朋友的,给…赵钊彦的。
然后把手机扔进包里,拖着行李箱走进了加拿大的晨曦。

2.
周恺看着电脑屏幕那端正滔滔不绝的樊振东。
开始还挺正经地关心了一下他在加拿大的学习生活,后面就开始扯些有的没的。
周恺等他说完了,问了问赵钊彦的近况。
“闭闭啊?挺好的吧,反正就跟以前差不多。不过恺哥你走了之后他就更没什么能说话的人了。”
说来也奇怪,周恺和赵钊彦明明都是话很少的那种,但两个人一块总是能聊得起来,虽不算热火朝天,起码不会面面相觑相对无言。
想起以前赵钊彦在自己眼前笑得那么好看,周恺的眼底不自觉漾出温柔的湖水。
“雨哥叫我了,不说了不说了恺哥拜拜!”电脑屏幕黑掉。
诶我说你俩能不能照顾一下单身狗的情绪啊。
想想自己,突然有些羡慕起他们来。
敢于大胆且肆意张扬地爱自己所爱。
周恺觉得自己大约是明白了一些情感。

3.
虽说出了国,周恺和赵钊彦还是会隔着时差聊聊天。
周恺便看着他的小孩儿从初中到高中,高兴地说这回考得好,偶尔也孩子气地抱怨一下作业好多压力好大。
然后有些笨嘴拙舌地说些或鼓励或宽慰的话。
也好几次掐着点冲出教室就为了及时给赵钊彦发个生日祝福。
翻着以前的聊天记录,周恺颇有些想念曾经两分钟下个楼就可以见到赵钊彦的日子。
赵钊彦高考前一周,周恺特意给赵钊彦发了好长一段话,讲讲自己的经验,也鼓励他。
赵钊彦没多久便回复了:“哇谢谢恺哥(⁎⁍̴̛ᴗ⁍̴̛⁎)”
周恺刚想发个加油的表情出去,又冒出一条信息:“恺哥我想你了……”
手指顿在屏幕上方,久久按不下去。

4.
六月初的太阳光肆虐着。
周恺赶到高考考场的时候汗已经出透了。
找了棵树遮遮太阳,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小恺?你回来了?”
周恺转头:“雨哥下午好啊。”
周雨仍是没压住脸上的惊讶:“不是我没听说你要回来啊……什么时候到的?”
“昨天早上。”
周雨看了看身后的考场:“来等彦彦啊?”
周恺也没避讳,点了点头。
“雨哥呢?等小胖?”
“对啊对啊,小胖最近都瘦了,带他去吃东西,犒劳犒劳他。”
周恺隐约想起赵钊彦前几天说的体育课全部被占完了导致全班人都长胖了的事情。
“小恺你笑啥?”“没什么没什么……”
铃声响起,空气一下子沸腾起来,各种各样的声音夹杂在一起。
考生们陆陆续续地往外走着。
周雨眼尖,一眼看见了人群中的樊振东和赵钊彦。
“诶胖儿!”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喊,小胖子哒哒哒跑了过来。
紧随其后的赵钊彦看到周雨身旁的周恺愣在了原地。
“恺哥……”
看着身高已经快赶上自己却依然懵懵的赵钊彦,周恺突然笑了,仿佛四月花开遍野,温柔得一塌糊涂。
“钊钊,我也想你。”
他们身后的樊振东一边偷笑一边拉着周雨撤退了。

5.
“恺哥,你为什么突然回来了?”
“说了呀,因为想你。”
看着赵钊彦亮晶晶的眼睛,归程中一直念着的一句话脱口而出:“还有喜欢你。”
回答他的是小孩儿一个有些莽撞的吻,带着热气与汗味,周恺却觉得甜到心底。
赵钊彦想,他大概会永远记得一个蝉鸣声声的盛夏。

6.
思念如马,自别离,未停蹄。
而你终究是我的归宿。

End.
—————————————————————
祝恺哥生日快乐!!!
二十二岁要越来越好吖💪
一路向前,不负从前,不负岁月。
一直爱您❤️

评论(2)
热度(33)

© 墨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