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一条/只有脑洞没有笔力/产出速度缓慢且质量辣鸡/墙头多且杂并呈不断增加状态/高中住校狗出现时间只有随缘/

【新霖】降温


*普通人AU 没有文笔 ooc严重
*一个非常短也非常无聊的流水账
*圈地自萌 勿上升真人
*新的一年为冷圈作贡献

成都的冬天是真的冷。
温度一跌再跌,加上湿气重,让人只觉得透骨的寒。
早上八点半。
朱霖峰望了望窗外的天空,还是阴沉沉的,没有要晴的迹象。
前几天,朱霖峰觉得自己明明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地裹得非常严实了,可还是很不幸地,发烧了。
大boss看着要放元旦了,公司也没什么太多的事情,于是大手一挥愉快地多放了他一天假。
其实也没多久烧就退了,不过朱霖峰还是决定在家里待着,不出去吹风。
虽然说待在家里好像也没什么事干。
赖佳新也不在。
就在朱霖峰发烧的前一天,赖佳新被临时委派出去出差了。
想着也不是什么大事,时间也不长,朱霖峰就没有把发烧的事情告诉赖佳新。
但生病的时候似乎思念的情绪就更加强烈。
想他。真想。
下午一点多,久违的太阳居然出来露了露脸,但阳光仿佛失去了它的力量,一点都不暖和。
朱霖峰拿起手机拍了张照片,随手发了个朋友圈。
赖佳新是第一个点赞的。
朱霖峰的手指悬在他的头像上,迟迟按不下去。
想跟他说句我想你了,却又觉得两个大男人这个样子好像太矫情了一点。
又不是小姑娘。
算了算了。
晚上七点。
草草解决晚饭之后,朱霖峰拿着遥控器百无聊赖地调着台。
每个台都是千篇一律的跨年晚会,一群人在舞台上又唱又跳的。
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响,有点寂寞。
有些困了,朱霖峰打了个哈欠,瞅了眼墙上的钟,十点五十。
看来这个年是要自己跨了。
叹口气关掉电视,走进卫生间准备洗漱睡觉。
钥匙开门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
朱霖峰惊了一下,抓着牙刷就跑了出去。
赖佳新站在门厅。
“老赖…你咋个回来了喃……”
“不回来你是不打算把发烧的事情告诉我了噻?”
朱霖峰有点发窘。
“哎呀反正又没啥子大事情嘞……”
赖佳新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确认退烧了之后才又揉了揉他的脑袋。
“好了好了,下次一定要记到跟我说哈。”
朱霖峰用力点点头。
十一点二十。
朱霖峰在赖佳新的强制要求下非常认真地……洗了个澡。
新的一年嘛,要辞旧迎新噻。赖佳新如是说。
擦干头发,朱霖峰躺上床,赖佳新伸手把他揽进怀里。
朱霖峰在他怀里拱了拱,找了个更舒适的姿势。
成都的冬天是很冷啊。
不过跟喜欢的人待在一起,就没有那么寒了吧。
赖佳新紧了紧手臂,用下巴蹭了蹭朱霖峰的头顶。
“猪儿。”
“新年快乐。”

End.
———————————————————
例行废话:
突然诈尸 然后再度躺平
本来是昨天晚上写完的然而我太困了……于是乎今天早上才改了改发出来
成都的冬天是真的冷啊…每天都觉得自己要被冻死在学校😂
大家新年快乐吖【然而你就写了这么短个玩意要不要脸】

评论
热度(18)

© 墨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