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一条/只有脑洞没有笔力/产出速度缓慢且质量辣鸡/墙头多且杂并呈不断增加状态/高中住校狗出现时间只有随缘/

【恺彦】雁雀

*现代AU 同性无差设定
*文笔巨渣 ooc和bug都是我的
*主恺彦 几句话胖雨不占tag
*圈地自萌 勿上升真人 侵删

1.
 周恺住在一条每个普通的城市里都会有的那种普通的小街上。
 平日里到处都是买菜卖菜的人们扯着嗓子讨价还价的声音,路边打牌下棋交织在一起的声音,仿佛空气都被生活这口大染缸泡得五颜六色,又混在一起变得污浊不堪。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街口出现了一家小小的书店。
 门口一串晴天娃娃的风铃,门框漆成白色,小木门开关的时候会吱呀作响。
 五颜六色的书架随意摆放在里面,却不显得多么杂乱。
 二楼有几张书桌,旁边棕色的沙发椅,让人觉得可以在这里消磨掉好久好久。
 虽然与这条街格格不入,却更显得美好得不像话。
 周恺本也是喜欢看书的,便经常在闲暇之余去那里,点一杯拿铁,随便找几本书,在靠窗的位置上消磨掉浸着阳光的整个下午。
 去得多了,书店老板周雨也和他熟识了起来,见他来,会打个招呼,偶尔也跟他唠嗑两句。
 书店于周恺,像是黑白灰之间突然冒出的一点点彩色,点亮了他被嘈杂充斥着的内心中一个小小角落。

2.
 周恺又一次推开书店的门的时候,发现店里多了两个人。
 一个又白又奶像个团子,笑起来出现的大小眼倒是和周雨蛮对称。
 还有一个清瘦挺拔,却像只小兔子一样,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看着周恺。
 周雨说,那是他以前的学弟,樊振东还有赵钊彦,暑假被父母“下放”到这里,美其名曰体验生活。
 自那以后,周雨和樊振东就经常同时消失,把书店扔给赵钊彦一个人。
 虽说周恺经常被叫酷盖,赵钊彦也经常被叫自闭,但是俩面瘫相处久了,关系倒也越来越好了。
 店里本来就没什么人,慢慢熟络之后,赵钊彦也经常拿本书坐在周恺对面,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日子过得也是轻快悠闲。
 对着熟人赵钊彦要放得开的多,话也没那么少了,每次见周恺来会笑眯了眼乖乖叫一声恺哥。
 周恺觉得眼前仿佛有花开放。
 我的心曾是一座孤岛,寸草不生。
 你来之后,花木繁盛。

3.
 周恺其实一直想离开这里。
 他生在这种地方,却并没有染上什么市俗的气息,倒还磨出了一身冷酷的气质。
 他想走,去看看人们口中的风景如画,最好能给自己找个清静的地方,悠哉悠哉地待着。
 所以他一直以来的都希望做个自由摄影师,想走到哪就走到哪,也可以用相机把他喜欢的景色记录下来。
 前些日子赵钊彦问他他的梦想。
 他记得那天他望着窗外的天空,轻声应道:“做只大雁吧。”
 “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不过现在,周恺看着面前低头看书的赵钊彦,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觉得这也不失为一种美景。
 于是举起手机,“咔嚓”。
 “恺哥你干什么呀?”
 “留个纪念嘛。”周恺唇角微微勾起。

4.
 周恺还是走了。在九月初,赵钊彦刚开学的时候。
 他一个个去了想过的地方,也确实做了个小杂志的摄影师,虽然工资不算很高,但也能维持基本的生活。
 比以前轻松了不少,再加上赵钊彦经常找他聊聊微信打打电话,偶尔还视个频,也不会觉得有多孤单。
 他生性冷淡,并没有几个好的朋友,父母也早已故去,所以这些日子赵钊彦倒是成了和他联系最多的人。
 周恺每天都听着赵钊彦在电话那头念叨,什么历史课的教授讲课超催眠啦,食堂的菜咸的要死啦,大事小事絮絮叨叨,他却并不觉得厌烦。
 两人视频的时候,周恺会给他看自己拍的照片,看书中说的名山大川,看熙熙攘攘的人群,看连绵的山峰睡在云雾里。
 小孩儿显得格外有兴趣,本来就大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屏幕的那头,周恺几乎是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钊钊……”
 “嗯?”
 “我也想带你来看。”
 我想陪你走很多的长街小巷,我想陪你过很多的春夏秋冬。
 我想带你辗转却不流离,我想给你热烈而又安稳。

5.
 周恺自离开以后,就基本上是通过赵钊彦了解那边的事情了。
 譬如说刚放寒假,樊振东居然不回家,拖着他去了周雨的书店,这俩人一天到晚眉来眼去令他觉得心很累。
 赵钊彦说那条街比以前清静了些,书店里也有了零零星星的人。
 周恺就默默听着他说话,时不时回应个嗯。
 赵钊彦突然问他:“恺哥,今年过年你回去吗?”
 周恺顿了顿:“不会吧。那里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原来还有你,可你也不在。这句周恺没说出来。
 除夕夜。
 周恺窝在旅馆的床上,百无聊赖地看着每年都差不多的春晚。
 不知不觉就接近了零点,电视里传出了主持人倒数的声音。
 “新年快乐!”电视里,红红火火热热闹闹。电视外,冷冷清清安安静静。
 手机“叮咚”响起来。是赵钊彦的微信。
 -恺哥,新年快乐!
 周恺觉得突然冬天也没那么冷嘛。
 -新年快乐,钊钊。

6.
 周恺在第三年的春天回去了。
 在外两年多,他觉得自己都快忘了这条街的模样。不过那家书店,倒是分外清晰地留在记忆里。
 两年,这里改变了许多,没有了以前的喧哗吵闹,变得安静而祥和,仿佛不曾是他记忆中的闹市街头。
 书店仍然在那里,不过木门换成了带着木头边框的玻璃门,他可以依稀看见里面的东西。
 和记忆中相差无几,只是柜台上多了一只可达鸭。他记得是赵钊彦最喜欢的那只。
 他想起去年赵钊彦毕业的时候给他说,周雨去了樊振东工作的地方,书店就直接丢给了他。
 那这么说,现在这个书店的小老板,是他的钊钊啦。
 周恺推开门,坐在柜台后的赵钊彦随着风铃的声音抬起头来,眼睛亮晶晶的。
 见是他,小孩儿愣了愣,突然跑出来,踮起脚搂住他的脖子,把头埋在他颈窝里。
 “恺哥,我好想你。”
 “我也是。”
 即使分别的日子里两人无数次聊过微信打过电话视过频,但在真正见面的时候,思念仍铺天盖地汹涌而来,一发不可收拾。

7.
 周恺又回到了以前的日子里。
 只是这一次,他的身边有了赵钊彦。
 “恺哥,你以前说你想做只大雁,去想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又留在了这里啊?”
 “因为这只大雁,遇到了一只小麻雀。他想为他留下来。”
 我本该在世间辗转流离,却因遇见你,在这里得了一世安稳。

8.
 你落下一个吻。
 荒草生,坚冰融。
 暗隙流光,你在中央。

End.
———————————————————————————————————————
其实我觉得这个脑洞还可以
但是笔力不够写崩了🙄
真的越写越ooc啊……【跑路了跑路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中秋节快乐💗

评论(8)
热度(48)

© 墨稚 | Powered by LOFTER